廣告贊助

wildwind.jpg  

席慕蓉的詩"野風", 河流不回頭, 野風, 掃過如秋葉般的記憶. 也就多了一條 我的靡靡之音 ...

     

有個每個禮拜都會見到面的朋友開玩笑說我唱靡靡之音. 頓時, 覺得說的也是. 年輕時, 聽西洋樂是可接受的崇洋.  其它耽誤學業的音樂都推是靡靡之音.  席慕蓉的的詩"野風", 讓我覺得自己的記憶仍豐盛,  只是沒有太多必須被掃走的秋葉. 順流、逆流? 被河流帶走的青春已在遙遠的那一端. 也許, 這一刻的靡靡之音, 是對過去的順情. 靡靡之音? 誰能在乎? 其它的, 只像是野風掃落葉. 也許是炎夏, 野風無處吹. 願朋友們都能有一條順暢的河流, 過去、現在和將來!

 

野風 (席慕容的詩, Microlnk 曲)

就這樣地俯首道別吧

世間哪有什麼真能回頭的   河流呢

就如那秋日的草原   相約著   一起枯黃萎去
我們也來相約吧   相約著要把彼此忘記

只有那野風總是不肯停止   總是惶急地在林中
在山道旁   在陌生的街角
在我斑駁的心中掃過

掃過啊   那些紛紛飄落的
如秋葉般的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crolnk 的頭像
microlnk

郵鴿之聲 - Home Recording Studio

microln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