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 Ain't Heavy.jpg  

知交半零落  ...

  

朋友說喜歡〈送別〉這首歌, 長亭外, 古道邊..., 只是唱到

知交半零落> 就有點感傷, 問我可不可以改下曲調. 我不知送別 

 的情緒能改多少, 〈知交半零落>景況時間更是人無法 掌控的.

想到這首詩歌恩友歌 (What a Friend), 在人虛空無法滿足、

人事皆非心中愁煩, 良友何處尋時? 為此錄唱這首詩歌.

 

 回應有感:

年少時, 朋友時常歡樂相聚, 美好時光。
多年後, 匆忙中短暫的重聚, 身不由己

 

就像Old Black Joe (老黑爵)的歌詞「時光飛逝 ,快樂青春轉眼過, 老友即去, 永離。。。」似懂非懂地, 幼時就從歌中學習意識遠方未來。

 

看到的, 聽到的, 也慢慢意識到, 〈風中殘燭〉 難到是人生的最後寫照?

 

我很喜歡這首〈恩友歌〉, 它的曲調同於小學時的歌〈郊遊〉: 今天天氣好清爽, 陌上野花香..., 跟這旋律, 也帶來兒時的心律。 人有肉體和靈魂的軟弱, 何處能有良友, 共享苦與愁? 〈恩友歌〉 給我鼓勵和方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crolnk 的頭像
microlnk

郵鴿之聲 - 試聽室

microln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